长江商报 > 汇源通信拟四度易主股价涨停疑泄密   重组屡败保壳20年靠“卖子”度日

汇源通信拟四度易主股价涨停疑泄密   重组屡败保壳20年靠“卖子”度日

2021-09-20 07:21:22 来源:长江商报
咪乐|直播|最新名称 四是更加重视推进绿色发展。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被资本玩家玩坏了的汇源通信(000586.SZ)又筹划易主。

9月14日晚间,汇源通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二股东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

汇源通信的前身是川长江A,1995年登陆A股市场。2003年,汇源通信完成借壳重组上市,公司易主更名。此后,公司多次更名、重组。如果本次易主实现完成,将是其上市以来的第四次易主。

频繁易主、重组的背后,是汇源通信不堪的经营业绩。1995年上市以来的26年半,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累计数不过0.59亿元。尤其是近20年,公司不是微利就是小幅亏损,游走在退市边缘,通过精准处置资产实现保壳。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公司经营业绩不堪,针对改善经营业绩推进产业转型的并购重组,均以失败告终,忽悠式重组特征明显。

本次筹划的易主事项能否成功、公司基本面会否有所改善,均存在变数。备受质疑的是,在披露本次重大事项停牌前,公司股价神奇涨停,存在泄密可能。

近两年首次涨停发生在停牌前

汇源通信本次停牌筹划的重大事项遭受了广泛质疑。

这次重大事项涉及控制权变更。根据公告,9月14日下午收盘后,汇源通信收到控股股东广州蕙富骐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蕙富骐骥)和第二大股东北京鼎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鼎耘科技)发来的《关于筹划重大事项申请股票停牌的函》,其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票、涉及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等重大事项。

本次交易的对手方为鼎耘科技,股权比例范围为,在现有股权基础上,变动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0%。

截至目前,鼎耘科技持有汇源通信14.10%股权,控股股东蕙富骐骥持股比例为20.68%,二者相差并不大。

根据上述公告,本次股权变动,可能是汇源通信通过向二股东鼎耘科技定向增发股票,使得其持股比例明显高于控股股东,进行取得公司控制权。

公告称,上述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于9月15日开始停牌,预计9月24日复牌。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鼎耘科技成立于2021-09-20,注册资本7亿元,法定代表为李红星,并担任执行董事。鼎耘科技有三名股东,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7.14%,家家悦控股集团持股38.57%,李红星持股4.29%,家家悦控股集团疑似控股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7年11月,李红星就筹划通过当时其控制的北京鸿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鸿晓”)入主汇源通信,几经周折,最终以失败告终。

2019年起,鼎耘科技频频举牌汇源通信,市场因此猜测鼎耘科技有谋求汇源通信控制权意图。如果本次筹划的事项达成,鼎耘科技将如愿以偿。

不过,本次筹划的事项能否顺利完成,存在较大变数。

9月14日,二级市场上,汇源通信股价午后突然涨停,期间虽然被短暂打开,但最终仍然顽强封住了涨停,股价为8.99元/股,涨幅为10.04%。当日,成交量为1.74亿元,创了去年8月19日后的新高。

汇源通信的突然涨停,发生在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前,市场质疑重大事项被泄密。

K线图显示,汇源通信股价前一次涨停发生在2年前的2021-09-20、16日。

长达2年多,汇源通信的股价出现罕见涨停,市场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而这,给公司本次筹划的重大事项增添了变数。

7次重组告败急盼外力相助

如果鼎耘科技本次成功入主,其将成为汇源通信第五任控股股东。

2021-09-20,汇源通信的前身川长江A登陆A股市场,其控股股东为四川长江集团。7年后,经营业绩不佳的川长江A被借壳,汇源通信因此登陆深交所主板,其控股股东变为四川汇源科技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汇源集团)。

易主之后,汇源通信并未走出经营困境。2007年、2008年,公司连续2年亏损后,保壳在即。为此,公司试图借助重组推动产业转型。

2009年4月,汇源通信推出向明君集团非公开发行股份、后者将新业务注入公司,以达到资产整合目的。一个月后,这起重组被宣布终止。

重组未成功,但汇源集团退出的心情急迫,通过股权转让推进。当年,明君集团以4000万元现金及部分资产受让了汇源集团所持的汇源通信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20.68%,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当时,明君集团承诺,将借重组及资产注入方式推动汇源通信主营业务转型。

明君集团确实在积极推动汇源通信重组,只是,传递给市场的信息是在忽悠。

2012年3月,汇源通信停牌筹划重大事项,意外的是8天之后就宣布“交易条件不成熟,暂时中止”。2013年11月,公司再度停牌,拟通过资产置换等方式购买明君集团持有的优质资产,并置换出该公司现有资产。但在42天后宣布重组终止,理由仍然是条件不成熟。

2014年,明君集团推出入主之后的第三次重组,预案为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及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方式,置入江苏峰业。但最终仍然失败。

2015年5月,汇源通信再重组,标的为广东迅通科技,公司为此打算募资20亿元,结果依然是失败。

入主7年连推4次重组均失败,明君集团似乎心灰意冷,决定退出。2015年11月,其将所持股权作价6亿元转让给基金公司蕙富骐骥,后者成为控股股东。

新主继续推进重组。2016年5月,汇源通信发布重组预案,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方式收购通宝莱100%股权和迅通科技100%股权,两项资产分别作价17.25亿元、15.5亿元。

汇源通信拟将全部资产和负债与通宝莱、迅通科技管理层股东持有的通宝莱股权、迅通科技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不过,重组方案未能在股东大会上通过,18项重组相关议案全部被否。

2017年初,汇源通信再次停牌筹划重组,拟进入通信行业。这次重组也是短命,2月20日确认重组,3月17日宣布终止,理由是交易对方就资产报价和初步交易方案未达成一致意见。

从2009年至2017年的9年,7次接力式重组,全部以失败告终。

重组屡屡告败,主营业务依旧是通信光纤和电力光缆、在线监测、塑料光纤、通信工程施工和高速机电工程,汇源通信的经营业绩颇为惨淡。

wind数据显示,1995年上市以来,公司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只有0.59亿元。其中,2000年以来,公司不是微利就是亏损,扣非净利润更是持续间歇性亏损。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汇源通信频频处置资产,以达到保壳目的。2019年7月,公司作价1226万元出售泰中光缆45%股权。2020年,又将吉迅数码51%股权出售,交易价格为2398.26万元。

2020年及今年上半年,汇源通信经营有好转迹象,表现为持续盈利,但公司盈利能力仍然很低,流动性不足。

分析人士称,汇源通信仍然需要靠外力包括增发募资、收购资产等途径,实现产业转型,才能摆脱经营困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