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界爱马仕”三国杀

咪乐|外国|直播|平台|下载 经过训练后,直升机机组成员与突击步兵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作战效率。

题图源自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作者:响马,新零售商业评论特约评论员

 

最近,在国内被誉为“葡萄界爱马仕”的阳光玫瑰葡萄成为媒体竞相聚焦的对象。和以往强调卖出“天价”不同,这一次,“跌到白菜价”“不香了”“滑落神坛”等说法纷至沓来。

 

从国内市场看,阳光玫瑰葡萄的价格确实大幅降低,从过去的300元/斤降至一二十元不等,“同过去的高奢价格相比,阳光玫瑰已然走进了普通人的果盘”。

 

与此同时,日本原产阳光玫瑰葡萄也呈下跌趋势。

 

据葡萄管理网数据显示,在日本水果卖场,全球最顶级的阳光玫瑰葡萄“晴王”今年最便宜的价格是270元人民币一穗(串),而此前可以卖到五六百元一穗。

 

尽管价格下滑,“晴王”如今依旧站在产业链最顶端。

 

日本晴王葡萄

 

市场震荡背后,新零售商业评论了解到,中国、日本、韩国围绕阳光玫瑰葡萄产业展开的国际博弈“三国杀”早已悄然上演。

 

产业狂欢 

 

阳光玫瑰葡萄原产于日本,“晴王”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品牌,商标由日本全国农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冈山县总部于2011年注册。

 

冈山县农户种植出来的阳光玫瑰葡萄,达到相关标准后,才能使用“晴王”商标。

 

业内人士称:“这有点类似于中国的区域共用品牌,比如‘栖霞苹果’,不过‘晴王’商标的使用要求是非常严格的”。

 

以“晴王”商标出货,要求更具体、严苛,基本要求是单果粒14克以上,糖度18以上,果肉爽脆、果皮无涩感、玫瑰香味浓郁。

 

通过这套标准生产出来的阳光玫瑰葡萄,深受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消费者的欢迎。

 

日媒将阳光玫瑰称为日本葡萄出口的“火车头”,经其带动,日本葡萄保持增长态势。数据显示,2020年前十个月日本葡萄出口量达到1500吨,超过2019年全年。

 

日本长野县一位从事葡萄出口的业内人士透露:“能够带皮吃、香味优良,很受欢迎,洽购很多。”

 

这一迅速扩展的市场,引起中国、韩国水果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注意。

 

举个例子,本来在云南昆明做水果生意的老刘,去日本吃过阳光玫瑰葡萄,感觉“真甜真香”,但被580元人民币的售价震撼。他下定决心,前后卖了6套房、2台车,想种出“让咱们国家的人也吃得上、吃得起”的阳光玫瑰葡萄。

 

这个案例多少有些浮夸,但商机捕捉、产业落地,却真实无疑。

 

2015年前后,阳光玫瑰葡萄引入中国之初,国内种植面积只有5万亩。短短6年过去,在云南、陕西、宁夏、甘肃、广西等地,阳光玫瑰葡萄都有大面积种植,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阳光玫瑰葡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80万亩,且仍在扩增之中,“预计2021年将突破100万亩”。

 

从事十余年葡萄批发生意的陆先生对媒体表示,目前阳光玫瑰葡萄已经在全国普及,但业内都知道,云南建水、宾川和四川西昌的品质最好。

 

云南阳光玫瑰葡萄园

 

云南成为中国阳光玫瑰葡萄主产区,其产品在线上线下都广受消费者青睐。京东数据显示,今年6·18,云南弥勒阳光玫瑰葡萄销售同比增长67%。

 

差不多同时,韩国也加紧入局,形成“三国杀”之势。日本农林水产与食品产业技术振兴协会统计显示,阳光玫瑰葡萄的栽种面积,日本为1200公顷(相当于1.8万亩),韩国达到1800公顷(相当于2.7万亩),中国高达5.3万公顷(相当于79.5万亩,和中国公开数据相近)。

 

规模上的差异,直接影响出口额。2021年1~4月,韩国产葡萄出口额约8亿日元,增至上年同期的1.5倍,其中,阳光玫瑰葡萄约占9成。另一方面,日本的葡萄出口额仅为1.47亿日元,出现近5倍的差距。

 

不难看出,中国和韩国凭借产量优势,掀起葡萄产业“大狂欢”,使原产国日本为之承压。

 

日本反击 

 

中国、韩国能大规模种植阳光玫瑰葡萄,和日本PCT(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专利保护的缺失密切相关。

 

培育出阳光玫瑰葡萄后,相关厂商在日本申请了专利保护,但是没有申请PCT专利保护,也就意味着不能通过PCT途径递交国际专利申请,进而向多个国家申请专利,保护自己的权益。

 

正是因为这个“缺口”,中国和韩国得以引进阳光玫瑰葡萄,疯狂种植,日本因此受到冲击。

 

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以品牌产品为核心,提出了到2025年农林水产品出口额增至2万亿日元、到2030年增至5万亿日元的目标。然而,现实却很残酷,2020年农林水产品出口额为9217亿日元,低于2019年确立的要达到1万亿日元的目标。

 

要改变这一状况,日本政府认为,必须采取既能保护日本的农产品品牌,又能抓住海外消费者需求的战略。

 

具体到阳光玫瑰葡萄,在产业保护方面,日本选择从种苗入手。

 

2019年11月,日本农林水产省召开专家研讨会,会议达成一致:目前为止,购买者买下种苗厂商等开发的幼苗后原则上可以自由带到海外,今后计划调整制度,附带禁止带到海外等使用条件。

 

看起来,这一策略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中国、韩国正加速扩张的阳光玫瑰葡萄产业,但从策略制定到实施之间的时间差,又为中韩提供了“发展窗口期”。

 

直到今年4月9日,日本农林水产省才首次公布禁止带往海外的农产品清单,称将基于4月1日开始部分实施的日本《种苗法》(修订)建立相关制度,防止包括阳光玫瑰葡萄在内的1975个优良品种流向海外。

 

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年多的“窗口期”,大批种苗因此加速流出。

 

举个类似但较为极端的例子,2019年2月,一名住在日本大阪的男子在未经出口检疫的情况下,试图将“和牛”的精液和受精卵带到中国。

 

报道这个消息时,日媒直言:“假如此次被装入超过100个容器的大量和牛精液和受精卵被带到中国,不难想象会重蹈阳光玫瑰葡萄的覆辙。”

 

 

事实即是如此,日本之所以修订《种苗法》,就是因为接连发生阳光玫瑰葡萄等日本国产品种流出海外的事例,“还发现了在中国或韩国擅自栽培后,出口到东南亚等第三国的情况”。

 

然而,PCT专利保护的缺失,禁止种苗带出日本这一法规的姗姗来迟,让日本的反击难以发挥出他们希望看到的作用。

 

近些年,阳光玫瑰葡萄的产业格局已经趋于稳固,新零售商业评论认为,接下来的竞争,或许不是阻击种苗,而是要有战略定力,不被市场绑架,做到品质至上。

 

两极分化 

 

阳光玫瑰葡萄无论产自日本,还是韩国,很大一部分都是销入中国。

 

2019年,日本农林水产品出口额约9121亿日元,其中水果335亿日元。这些包括阳光玫瑰葡萄在内的水果,从出口目的地看,中国占大部分。

 

韩国则借助电商渠道争夺中国消费者。去年双11前夕,在韩国外交部的支持下,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在天猫上以官方名义开设了一家“国家旗舰店”,上线韩国原产的阳光玫瑰葡萄等产品。

 

该公社中国地区本部长郑年珠坦承:“很看好中国市场,未来会进一步加大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以及和天猫平台合作的深度。”

 

日本、韩国生产的阳光玫瑰葡萄销入中国,中国本土也有大量产出,“消化”这些产品,依靠的是生鲜市场旺盛的需求。

 

要知道,2020年,中国生鲜零售市场规模超5万亿元,即使遭遇新冠疫情,国人对生鲜的需求仍不减反增。

 

需求如此广阔,却是对阳光玫瑰葡萄品质的严峻考验。云南一家阳光玫瑰葡萄公司的品牌负责人孙永斌认为,今年,整个市场已经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口感好的优质果子供不应求,口感差的劣质果子无人问津将是未来的市场常态。

 

市场分化之时,中国一些厂商逆向而行。和正统的阳光玫瑰葡萄呈长粒椭圆形不同,近两年,国内涌现大量圆粒形果子,“虽然果形漂亮,但很少有浓郁的玫瑰香味”。

 

“果子形状的不一样是无核化处理方式的差异,长粒的保留了种子胚囊。”孙永斌介绍,圆粒的直接破坏了胚囊,而香味恰恰来自于胚囊释放。

 

在孙永斌眼中,香味是阳光玫瑰葡萄的“灵魂”,“为了卖相丢了内在品质,无疑是本末倒置”。

 

从更大范围来看,以“晴王”为代表的日本产阳光玫瑰葡萄,能卖出远远高于国内阳光玫瑰葡萄的价格,正是对品质、品牌长期坚守的结果。

 

也就是说,日本、中国、韩国的阳光玫瑰葡萄产业呈金字塔结构,日本以高溢价品牌化征服消费者,中国和韩国更多以高性价比为“杀手锏”。

 

如果中国厂商能够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打造出有影响力的产品和品牌,才会对日本阳光玫瑰葡萄产业构成“致命威胁”,也唯有此,才能成为阳光玫瑰葡萄“三国杀”真正的主角。

 


参考资料:

1.《“葡萄中的爱马仕”跌到白菜价?》,春城晚报

2.《90后美女创业:卖了六套房种出来的葡萄,是啥味道》,天下网商

3.《全球最顶级的阳光玫瑰葡萄——“晴王”的前世今生》,葡萄管理网

4.《阳光玫瑰葡萄等种苗将被禁止从日本带往海外》,日经中文网

 

评论

谁是真正的主角?
2021-09-20 13:15

相关内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网立场。

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微信“零售君”(lingshoujun2018)或“商评小微”(xmi8607)。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