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麻豆传媒操女妹妹展春堂

“梦之曙光”是净化一切的光芒,就算是盘踞在魔域百年的暗影之力,在这一刻也只能避其锋芒。

大厅里面的阴霾之气被一扫而空。随着暗影恶魔的消失,不可一世的冥蜃,孤零零地跪倒在地。

狄羲并没有给他致命的一击,但当冥蜃的灵魂之体被击碎的一刹那,他那颗求胜的心已经死了。

“这就赢了吗?”解旭阳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要知道这魔域可是一直萦绕在桑梓国头上的阴影。现在胜利近在眼前,他反而有些承受不住了。

“太好了,四王爷!”宣叶欣冲过来保住了解旭阳,趴在他的怀里呜咽道。

解旭阳也是有些呆滞,不过他很快平静了下来。他右手摸着宣叶欣的头,柔声安慰道:“欣儿,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你们以为都结束了吗?”此时,已经一败涂地的冥蜃用最后一点力气厉声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甘心吗?”禹志波怒道。

“没错,我是败了,但是暗影古堡没有败!我冥蜃,恭迎暗影皇的降临!”随着冥蜃最后的呐喊,那道禁闭的门扉竟然徐徐打开了。

“好强的暗影力量,大家小心啊!”狄羲大声提醒道。

众人见状,连忙齐齐后退,终于和暗影之门拉开了一段距离。

此时暗影之门已经完打开了,前所未有浓郁的暗影之力,很快充斥了整个大厅。此时一个看似瘦弱的身影,慢慢浮现在众人面前。

长发美女面容姣好气质迷人

身着黑衣,瘦削的男人身影若隐若现。

“这就是暗影皇吗?”禹志波忍不住咽下了一个口水,“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没有任何压迫感,似乎整个场面显得十分平静。但是看着个黑衣男人,却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这个男人不简单,大家可要小心啊!”狄羲大声提醒道。

这个男人慢慢从小桥上走了下来,他环顾四周,又看了看跪倒在地的冥蜃。平静地说道:“冥蜃,这就是你给我安排的欢迎仪式吗?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啊!”

男人的声音很低,但是每一个字都弥漫摄人心魄的力量。一时间狄羲一方的人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个传说中的暗影皇,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暗影皇大人,属下无能,竟然被这些人类给击败了。”冥蜃五体投地,不敢看暗影皇一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暗影堡主,竟然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趴在众人面前。

“好,很好!”暗影皇冷笑道,“那我的暗影皇妃在哪里?”

“就在那里!”冥蜃伸手指了指正往解旭阳身后躲藏的宣叶欣道。

暗影皇的眼睛快速捕捉的到了宣叶欣,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们也就这件事情办的不错。那个女人确实是她最好的容器。”暗影皇平静地说道。

“你不要想惦记欣儿了!”解旭阳壮着胆子大声骂道,“现在暗影魔堡就剩你一个孤家寡人了,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孤家寡人?没错,你说的对!似乎现在的情况又回到了原点。”暗影皇冷声道,“好了,攘外必先安内,我还是要料理一下无用的罪人。”

“暗影皇大人,不要,不要啊!”冥蜃的脸色大变,面部因为恐惧变得极度扭曲。

“这个家伙

究竟要做什么?”狄羲也因为对方可怕的实力,变得神色凝重。

暗影皇眼神一凛,突然伸出右手,巨大的吸力直接将冥蜃从地上给吸了过来。一瞬间暗影皇已经抓住了冥蜃的天灵。

从暗影皇的手中冒出了巨大的暗影黑洞,在冥蜃的惨叫声中,他的暗影力量被疯狂的抽离。

这个场面实在令人惨不忍睹,宣叶欣完受不了如此可怕的画面,躲到了解旭阳的后面完不敢看了。

终于连同肉体一起,冥蜃整个人被暗影皇部吸收,仿佛他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竟然连自己人也杀,好可怕的暗影皇。”狄羲不仅感叹道。

暗影皇吸收完冥蜃的力量后,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他的注意力并没有转移到狄羲等人的身上。

“幽萝,不要以为你隐藏着,我就不知道你在哪里了。”暗影皇冷笑道。

“幽萝?”枫影儿一愣,“她不是之前已经和死亡之树一起死亡了吗?”

“还不出来吗?那别怪我不客气了!”暗影皇说着突然朝一个角落射出一道暗影之力,直接打开了一个暗影空间。

而幽萝整个人也从里面冲了出来。

原来幽萝之前在和枫影儿对战之时,眼看已经不是对手了。立刻将自己隐藏在暗影空间之中,而让死亡之树成为了自己的垫背。

“暗影皇大人,饶命啊!”幽萝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饶命?你比冥蜃那家伙更该死!”暗影皇冷冷地说道,“居然在暗影古堡里面搞派系斗争,这才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你是百死难辞其咎,能够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真是太便宜你了。”

幽萝见状也是大骇,她连忙再次隐入了暗影空间之中。

暗影皇冷哼一声,又是虚空一抓,直接将幽萝从暗影空间里面给抓了出来。

最后关头,幽萝苦苦哀求道:“暗影皇大人,求你念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饶了我这一回吧!”

只可惜暗影皇的残忍有目共睹,不一会儿功夫幽萝也和冥蜃一样,被暗影皇吸收得一干二净。

吸收完两大堡主以后,暗影皇的暗影之力变得更具侵略性。而现在,他终于将目光转向了狄羲等人。

“好了,接下来该是料理你们的时候了。”暗影皇玩味地看着狄羲等人,“没想到十年前的场景又再现了,只不过似乎你们比上一次更难对付。”

“知道就好,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战胜你的资本!”解旭阳大声喊道.

“拥有金龙炼气的人类吗?”暗影皇的声音阴森可怖,“你的胆子和当年那个一样大,同样的自不量力。”

“难道当年是你杀了我吗?”解旭阳愤怒地说道。

“不好意思,我已经忘大哥了。”暗影皇言语轻佻地说道。

解旭阳一下子被激怒了,他化身为金龙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暗影皇。

“解四爷,不要冲动!”狄羲想要出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暴怒的解旭阳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这一击的力量也是毁天灭地。

但是暗影皇丝毫没有将解旭阳放在眼里,右手召唤出暗影黑洞,瞬间将金龙给吞噬了。

“解四爷!”禹志波一声惊呼。

下一秒,暗影皇虚指一弹,解旭阳如同炮弹一样被弹了出来。他

身体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之上。

解旭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身体似乎也散架了。

枫影儿二话不说赶过去,释放出了净化之力,开始对解旭阳进行治疗。

“不自量力的家伙,区区一个炼气士还妄图挑战本皇吗?”暗影皇不屑地说道。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力量,你也不是无敌的。”狄羲冷冷地说道。

“让我来看看,究竟是那只蝼蚁在说话。”暗影皇把视线移向了狄羲,“你似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没错,我只是一个外来者而已。”

“外来者?”暗影皇冷笑道,“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令人兴奋的味道。不过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看来你对我的认识还不够,我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暗影皇说着瞬间制造出了一个宛若黑洞的漩涡。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得宣叶欣一声惨叫。她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宣叶欣已经被暗影皇抓在了手中。她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可恶,究竟什么时候!”饶是速度最快的禹志波,都没有看清那暗影皇究竟做了什么。

只有狄羲的眉头深锁。“没想到这暗影之力扭曲成了如同法向粒子一样的力量,但这怎么可能呢?”狄羲心中暗道。

“不许伤害欣儿姑娘!”禹志波见状一个瞬身冲向了暗影皇。此刻的禹志波依然有“武之极意”是力量傍身。

“龙宫棍法·群龙噬天”禹志波将力量开到最大,这一击比起刚才的力也没有下降太多。

可是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暗影皇似乎也没有放在眼里。面对无数的龙影,暗影皇随手召唤出一条暗影能量鞭,一下子缠住了攻击核心处的“淀海”。

“好敏锐的观察力!”狄羲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家伙无论是速度和洞察力竟然都在波哥之上。”

禹志波甚至都来不及惊讶,就直接被暗影皇拉了过去。接下来,暗影皇毫不客气地照着禹志波的腹部就是一爪。

“波哥!”在狄羲的惊叫声中,禹志波也弹飞了出去。

“放心,我还顶得住!”禹志波缓缓从废墟之中站起。只见他的上身的衣服完破损,他的蓝禹战衣上已经被印上了一个手印,上面的暗影之气清晰可见。看来这一掌对于禹志波的伤害也不轻啊!

“你这个家伙!”禹志波用“淀海”强撑自己的身体,想要再战。但随着一股无力感袭来,禹志波还是跪倒在地。

“波哥,不要勉强!你还是快点调息吧!”狄羲说着一个瞬身拦在了暗影皇面前。

“有意思,我佩服你的胆色。”暗影皇冷笑道,“不过,你认为凭借着残破的身体能够战胜我吗?”

“上一个和我说这话的人,已经被你杀了。”狄羲笑道。

“你竟然拥有超越冥蜃的力量?”暗影皇颇为意外地说道,“不过实际上,就算是真的,你在我眼里和蝼蚁也没有什么分别。”

暗影皇话音刚落,一把“诛邪天刃”直接插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现在呢?”狄羲平静地说道。

“依然如此!”暗影皇身上的“诛邪天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你这家伙是彻底激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