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金融
    塞伯特校长家中。

    “……”

    听到有新邮件发来,塞伯特校长以为是有新赞助能拉,虽然力不从心了,也一直和自己说再也不亲身上阵了,但手却不受控制的瞬间点开了,然后就看到拉杰什从平和之国发来的道歉视频。

    “看什么呢?别看了!”

    妻子这时裹着浴巾走过来,见丈夫再也摆出一副死人样,不由来气的走过来,夺过手中的手机,就要关机扔掉,将丈夫的注意力凝聚成一点,然后就听到拉杰什gay里gay气的声音,心中一咯噔,手一顿,看了过去。

    “这什么啊?”

    “事情是这样的……”

    塞伯特校长给妻子解释了一番。

    “又是这个谢尔顿·库珀!”

    妻子抱怨道:“上次大晚上跑来我们家,搅得一晚上不得安宁,现在又来这一出,太过分了!”

    “没办法,他是亚当的好朋友。”

    塞伯特校长苦笑。

    “就算是亚当的好朋友也不能一直这样啊!”

    妻子吐槽道:“而且我们也算亚当的朋友啊,不能尽欺负老实人吧,这一次,你一定要给这个混蛋一个教训!”

    “他还是一个孩子心性……”

    塞伯特校长迟疑。

    “那也是熊孩子!”

    某忍不了谢尔顿而放狗咬他的女士表示:“所以千万别放过他!”

    “行,我试试。”

    塞伯特校长不敢打包票。

    “事情既然是谢尔顿·库珀搞出来的,这人怎么这么激动?你不是已经原谅他和那个谁了嘛?”

    妻子不解。

    “莱纳德·霍夫斯塔特。”

    塞伯特校长提醒了一声,然后叹息道:“或许拉杰什·库萨帕里太敏感了吧……”

    “你确定他敏感?”

    妻子指着在人山人海中沐浴在脏兮兮的河中,还往自己身上抹不知道什么白色泡沫的拉杰什。

    “身体或许不敏感,但心也许敏感。”

    塞伯特校长无奈道:“我对他只能说,算你狠!”

    “算你狠?”

    妻子念叨了一句,随后恍然道:“你是说他在打歧视的牌?”

    “嗯。”

    塞伯特校长吐槽道:“我们刚刚被恶搞一身的白色泡沫,涉事人之一的他,就跑回祖国搞出一身白色泡沫。

    还表示这就是他们的传统,是太阳神的祝福,你说我如果再揪着不放,算什么?”

    “算歧视!”

    妻子担心道:“我听说那边污染非常严重,这些白色泡沫……算了,这是一个狠人,你还是别理他算了,只专心教训教训这个混蛋谢尔顿·库珀就行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塞伯特校长再次看了一眼视频中嬉笑自如的棕色拉杰什,很无力的点头。

    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意思谁都明白。

    如果他再想惩罚拉杰什,那后续的矛盾发展就不是他能控制,更不是他想要的了。

    他惹不起啊。

    “赶紧点赞。”

    妻子提醒。

    塞伯特校长立刻回了一个大拇指的回件,然后发现推特上也有了拉杰什发的这个视频,又在下面按下了点赞的按钮。

    一切搞完之后,他才发现之前和他一起被恶搞的学校董事会成员,早就在他之前点赞过这条视频了。

    果然都是人精!

    务实或许不行,但务虚一个个都是精英!

    “这都是什么事啊……”

    塞伯特校长点赞完后,看着这荒诞的一切,非常想吐槽。

    但见旁边有人,对妻子早就理性大于荷尔蒙的他,果断选择闭嘴。

    现在逞一舌之快,倒是痛快了。

    但未来如果和妻子对簿公堂,这就是天大的把柄,足以让他万劫不复,最起码也是财产大损。

    算了,算了,洗洗睡吧。

    TBBT4A公寓。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

    拉杰什拍完视频,就抓紧飞了回来,拿着手机向一众朋友们展示,得意道:“他们全都给我点赞了,谁敢说我在这个点子不是天才的点子?”

    “damn!”

    莱纳德羡慕嫉妒道:“如果我也能用这一招就好了,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谁让你是白人老爷呢!”

    拉杰什嘲笑道:“除非你去参加奥运会,打哮喘战士的牌,不然这一招你用不了!”

    “这难道不算反向歧视吗?”

    肖恩不解道。

    “当然不算!”

    拉杰什笑道:“矫枉必须过正!再说从前我们被白人老爷歧视欺负的可比现在狠多了。

    要我说,以后但凡是白人老爷见到我们,都要向我们鞠躬,以弥补过去的错误。”

    “哈哈哈。”

    莱纳德忍不住笑了出来:“那要不要还给你们钱,见一次发一次?”

    “我们不介意啊。”

    拉杰什得意的做了代表。

    “别说笑了,这事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谢尔顿嗤笑道。

    “呵呵。”

    亚当听到这里,实在憋不住了,笑出声来了。

    这在未来,可不就是现实嘛。

    而且这里就是加州啊。

    众人虽然不解亚当笑什么,但也觉得拉杰什和莱纳德说的话很搞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公寓里弥散着快乐的气息。

    “现在莱纳德和拉杰什算是没事了,那谢尔顿呢?”

    佩妮笑过之后,关心道:“他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

    她的确关心谢尔顿。

    但更关心自己。

    有工作的谢尔顿已经是她能够容忍的极限了,现在没有工作天天宅在公寓里,时不时就敲她门,让她开车带他出去的谢尔顿,她是万万不能忍受的。

    “再等等吧。”

    亚当看了一眼谢尔顿:“等到塞伯特校长他们的气再消消,给出惩罚,应该就可以了。”

    现在如果直接找上塞伯特校长他们,那绝对是低情商的做法。

    不然很容易招人心底怨恨。

    怎么滴,本来就是你们有错在先,又来了一个歧视威胁,还要来蹬鼻子上脸?

    亚当觉得没必要将人得罪死了。

    是,他的确不在乎他们的想法。

    但没必要为了让谢尔顿更舒服而往死里得罪几个小有能量的人。

    “这还不算惩罚吗?”

    佩妮也不知道说谢尔顿,还是在说自己。

    “算,但还不够。”

    亚当笑道。

    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停职反省是基本,后续的惩罚才是关键。

    “你觉得谢尔顿会遭受怎么样的惩罚?”

    佩妮好奇道。

    “不知道。”

    亚当摇头,见谢尔顿色厉内荏的瞄着他,想到米茜她们,宽慰了一句:“不过应该不会太严重。”

    惩罚太重,他自然是要出面的。

    次日。

    加州理工大学。

    校长办公室。

    “什么?你让我教书?”

    谢尔顿被叫过来,听了塞伯特校长的惩罚措施,立刻叫出声来。

    “是的。”

    塞伯特校长一板一眼的说道:“你被称为有一颗美丽心灵的天才,我觉得不该让这颗美丽的心灵浪费,应该让更多的人见识到这颗美丽的心灵。”

    “可是我不喜欢教书!”

    谢尔顿叫道:“我讨厌教书!那些榆木脑袋根本不配我这颗美丽心灵……”

    “很好!”

    塞伯特校长笑道:“这也算是惩罚吧,你依旧可以研究你的弦理论,但必须抽出时间完成一定的教学任务,库珀教授!”

    “我来捋捋。”

    谢尔顿有些懵:“在我不小心将你们喷了满身都是泡沫,还上传到网上成了热点之后,你们对我的惩罚就是给我升职加薪让我教学生?”

    从研究员变成教授,的确是升职加薪。

    “是的。”

    塞伯特校长感受到了谢尔顿的头疼,笑的更开心了。

    “你们真是变态!”

    谢尔顿实话实说。

    “……”

    塞伯特校长笑容一滞,脸色一黑。

    换成别人,他们哪里需要这么搞,敢这么让他们丢脸,直接开除了事了。

    但偏偏谢尔顿不仅自身有才,背后还有一个亚当。

    他们想严厉惩罚都顾虑重重。

    考虑再三之后,才根据对谢尔顿的了解,想出这么一个既能显示他们大度,又能向亚当卖好,还能让谢尔顿严重不舒服的惩罚措施。

    从前谢尔顿被邀请,也上过一两堂课,除了有几个超级迷妹外,还弄吐了不少人。

    谢尔顿和学生们应该算是相看两厌。

    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具体效果还要看疗效。

    “亚当,我不要当教授!”

    谢尔顿眼看塞伯特校长真打算这么做,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亚当的电话。

    “你要当!”

    亚当根本没理他:“这是你们校长的权利,你听从就行,不然你就准备告别科学界吧。”

    “库珀教授,你可以回去备课了。”

    塞伯特校长也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的亚当的话,微微一笑。

    只要亚当不站在谢尔顿那边,谢尔顿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香蕉罢了。

    中午自助餐厅。

    “噗!”

    听到谢尔顿说出了校长的惩罚措施后,拉杰什直接喷了,然后吐槽道:“果然白人老爷就是白人老爷,好一个惩罚措施!”

    他费尽心机,冒着再成平和之国的人的风险跳到了恒河里,就是想躲避惩罚,结果虽然圆满,但也只是得了几个赞。

    而谢尔顿是罪魁祸首,什么补救措施都没做,得到的惩罚却是升职加薪。

    这叫什么事啊!

    “别说了,这对别人来说是奖励,但对谢尔顿来说可绝对算惩罚了。”

    莱纳德同情的看着谢尔顿。

    从前谢尔顿上的邀请课,都是他邀请的,结果如何,他是最清楚的。

    “那倒也是。”

    拉杰什一看谢尔顿愁眉不展的样子,也乐了。

    “莱纳德,我不想当教授!”

    谢尔顿看着莱纳德。

    “我知道。”

    莱纳德憋着笑道。

    以谢尔顿的资历,如果愿意,早就成教授了。

    不就是因为成教授,必须抽出一定时间搞教学,谢尔顿才一直不愿意提升成为教授嘛。

    “亚当也不帮我。”

    谢尔顿委屈道。

    “这怎么帮啊……”

    莱纳德无语道:“对于任何其他人,这都是奖励而不是惩罚,这样吧,我帮你组织一节课,让你再尝试一下?”

    “真要上?”

    谢尔顿纠结道:“要不然你帮我一起劝劝亚当,让他帮我推掉这份惩罚,我宁愿要其他的惩罚!”

    “真要上。”

    莱纳德说道:“亚当做出的决定,谁能改变?不要浪费时间了,最后被说服的肯定是我们,还是直接上课试试吧。”

    “好吧。”

    谢尔顿眼见没希望了,只能无奈点头。

    很快一堂物理课就安排上了。

    “我之所以今晚愿意来给你们上课,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你们是这所学校里博士生中最聪明的,就像是氢原子中最重要的电子一样……”

    谢尔顿开始上课,说着自己的冷笑话,见所有学生都不跟着自己笑,试图解释其中的笑点:“因为氢原子只有一个电子……这也算最聪明,我的天啊~”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嘲讽。

    这堂课很多人在关注。

    校长办公室。

    “哈哈哈。”

    一阵阵大笑穿透隔音良好的大门,显示着里面的人那欢乐的情绪是如何不可阻挡。

    “看看,看看,只用一个转身,就让所有学生不约而同的同时竖起中指相向,试问除了谢尔顿·库珀,谁能做到?谁能做到?!”

    “做不到!哈哈哈!”

    “看看这个评论,一个女学生说,看库珀博士上课,我又想自杀了!”

    “还有这条,库珀博士选的课题相当无聊,并且成功上升为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

    “哈哈哈!还有,还有!库珀博士说的笑话太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张合着下巴的大昆虫!”

    “看看这这条,爱因斯坦的理论揭示了当你快乐时时间过得飞快,而当你听库珀博士说话时,时间就慢的要命!”

    “哈哈哈,塞伯特,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个惩罚方法的?我对此只能说一个字:绝!”

    “太解气了!”

    校长和一众董事看的是哈哈大笑,差点没笑岔了气。

    TBBT4A公寓。

    莱纳德等一众好朋友,也是一个个拿着手机,观看评论,享受这共同的欢乐,并且给佩妮这个外行人解释其中的无限乐趣。

    见谢尔顿走进来,所有人都强行憋着笑。

    “so,谢尔顿,听说你上课了,感觉怎么样?”

    佩妮古怪的说道。

    “棒极了!”

    谢尔顿自我感觉极度良好,得意道:“我想塞伯特校长他们打的主意落空了,我也许是教学天才!”

    “哈哈哈!”

    众人听到这里,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日常系美剧

    医院。

    “不是四个,也不是这种的六个!”

    莱纳德无语的看着双手掌心的点,哭笑不得。

    “那么我们来数数,乔伊斯·金、莱斯利·温克尔、史蒂芬妮、佩妮!”

    亚当笑道:“如今你已经有了四个,或许还隐藏着我不知道的第五个……”

    说道这里,他拉过莱纳德的右手,将右手掌心的点擦掉,调侃道:“现在右五姑娘化形了,什么时候你左五姑娘也化形,就是人生的最巅峰了,相信我!”

    虽然莱纳德一直说追到佩妮是他的最大成就。

    但在亚当看来,未来的老师太才是莱纳德的人生最巅峰。

    “……这不好笑,亚当。”

    莱纳德无奈道。

    “你确定吗?”

    亚当调侃道:“你去问问任何人,保管都会说好笑。”

    “邓肯医生,这是X光片。”

    肖恩拿着X光片和佩妮过来了:“你说的对,佩妮的骨折加重了。”

    “看到了吧?”

    亚当看向佩妮:“和谁生气也别和自己的身体生气,不然到时候你再想一挑四时,别人还以为你独臂是在嘲笑他们,然后和你拼命呢。”

    佩妮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莱纳德?”

    亚当看向莱纳德,示意他看看自己的掌心。

    “佩妮,我错了……”

    莱纳德看了看自己最后剩下的左掌心,立刻回到了一开始追求佩妮时的感觉,卑微的陪笑起来。

    之前到手后的漫不经心,消失了。

    虽然明知道亚当是调侃之语,但想到加上拉杰什的妹妹普利亚,他离六个亲密关系,只有1个名额了。

    偏偏这个名额,很可能还是他自己……

    除了他自己,也就佩妮他最有希望了。

    他讨厌自己!

    所以的确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行了,回去吧。”

    亚当送他们出去。

    “莱纳德·霍夫斯塔特!”

    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迎上一群白花花的人,其中一个看着莱纳德,咬牙切齿的喊道。

    “oh,god!”

    莱纳德一看,脸色一垮,用比对佩妮还卑微的笑容夹杂着苦涩的招呼道:“塞伯特校长……”

    “你好,你很好啊。”

    加州理工的校长塞伯特恨恨的瞪着莱纳德。

    “什么?”

    莱纳德不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猜到了这是谢尔顿的杰作,作为罪魁祸首的室友,他很担心,但他完全不理解塞伯特校长怎么好像将火全往他身上发。

    “你别装憨了!”

    塞伯特校长冷笑道:“赶紧去YouTube上看看吧,谢尔顿·库珀在上面重点感激你呢!”

    “oh,god。”

    莱纳德嘴角一抽,这一刻恨死谢尔顿了。

    “怎么回事?”

    佩妮眼见不像是开玩笑的,也替莱纳德和谢尔顿担心了。

    “邓肯医生,快帮我们看看,这对身体有没有什么影响?”

    塞伯特校长根本不去看莱纳德了,领着狼狈的大学董事会成员,找上了亚当。

    “行。”

    亚当也想到发生了什么,带着一众狼狈的学校领导进去检查了。

    这次如果搞不好,估计连他的面子都不太好使。

    肯定有一番折腾。

    “oh,my god!”

    佩妮听到YouTube上有,立刻拿出手机登录一搜加州理工,最热的热点出来了,一看立刻就无语的叫了出来。

    只见一个说话有点咬字不清的男人,引着塞伯特校长在内的学校高层,进了实验室参观。

    正介绍之时,实验室天花板突然哗的一声洒落无数白色泡沫,将所有人都喷个通透,全部变成了雪人,或者说平和之国过节洗工业废水污染澡之人。

    莱纳德看到这里,其实也只是暗骂谢尔顿不知道收敛,搞出了连带伤害,将塞伯特校长等一众学校高层给得罪狠了。

    但接下来的画面就让他抓狂了。

    正当塞伯特校长等人又惊又怒又不知所措之时,桌子上的电脑自动播放了,谢尔顿那张大脸出现了。

    他坦白了。

    没错!

    用这种恶作剧报复巴瑞·克莱皮克的就是他!

    并表示,这段视频会立刻上传到YouTube上,得罪过他的巴瑞·克莱皮克的糗样,将被所有人共同见证。

    一番嘲讽之后,他感谢了鼓励他替他想出这么好办法的莱纳德·霍夫斯塔特和拉杰什·库萨帕里。

    “该死的!”

    莱纳德看到这里,彻底明白为啥塞伯特校长看到他这么愤怒了。

    好嘛,根本不是因为他是谢尔顿的室友而被殃及池鱼了。

    而分明是塞伯特校长他们把他当成共犯了。

    完蛋了!

    “我知道前几天谢尔顿被邀请在国家广播电台上科普什么粒子,然后被这个巴瑞·克莱皮克用什么东西恶搞,那个变声也的确很有趣。”

    佩妮斟酌着语言看着莱纳德:“但是你们科学家平时都是这么互相恶搞的吗?搞得这么大?不怕被开除吗?”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谢尔顿,之前是巴瑞往谢尔顿办公室里充氦气,使得谢尔顿在接受电台电话采访时突然变声。”

    莱纳德苦笑道:“谢尔顿在全国人面前丢了一个大脸,为此都哭了一场,我们只是想鼓励他振作起来。”

    “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佩妮目光怪异。

    “相信我,这已经是非常克制的方法了。”

    莱纳德吐槽道:“一开始谢尔顿是想直接用特工们常用的尸检也检验不出来的毒药直接毒死克莱皮克的!

    在我和拉杰什的劝解下,他才想到用这种温柔的方式来报复,其实排除掉校长他们突然过来,这种报复其实挺对等的。”

    “你们真能弄来特工用的那种毒药?”

    佩妮瞪大眼睛。

    “其实很简单,很多种的……”

    莱纳德随口说道,眼见佩妮目光诡异的看着他,立刻讪讪道:“当然我们是不可能干出那些事情的。

    如果想干,中学时代我们就这么对待那些霸凌我们的校霸了。”

    “呵呵。”

    校霸佩妮不自在的干笑了几声,然后赶紧转移话题:“这个巴瑞·克莱皮克什么人啊,怎么这么欺负谢尔顿?”

    “他的工作和谢尔顿一模一样,不仅都是理论物理学家,还都研究弦理论。”

    莱纳德吐槽道:“之后就不用我说了吧?”

    “不用了。”

    佩妮想到了一直喜欢欺负谢尔顿的莱斯利,摇了摇头。

    反正只要和谢尔顿离得近,要么容忍他,成为他的朋友,要么不容忍他,成为他的敌人,然后总想欺负他。

    “现在该怎么办?”

    佩妮忍不住问道:“这又是校长又是学校董事,还将这些糗事直接上传到了YouTube上,直接成了热点新闻,谢尔顿这祸也闯的太大了吧?”

    “我也不知道。”

    莱纳德也很迷茫,随手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我打给拉杰什看看。”

    他想找另外一个受害者问问该怎么办。

    “怎么样?”

    看着莱纳德一接通没说两句,就挂断,佩妮好奇道。

    “他说他已经准备回平和之国了。”

    莱纳德吐槽道。

    “也没那么夸张吧?”

    佩妮无语:“他以后都不准备回来了吗?”

    “那倒不是。”

    莱纳德摇头:“他说等他回去过个太阳神节,在充满着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恒河里,泡个澡,沐浴在有毒白色泡沫堆里,拍个视频后,他就能回来了。

    一来这表示他对不小心鼓励了谢尔顿做出这种事情的道歉。

    毕竟有毒,他都下去泡了,诚意满满。

    二来这也表示身上被堆满白色泡沫,其实也算是一种传统。

    作为多元化包容的大学和大学里的管理高层,拉杰什知道他们会更加包容,可以将之前的不愉快视为一种多元化习俗。

    不然就是歧视!”

    “……”

    佩妮嘴角抽了抽,吐槽道:“这行得通吗?”

    “应该可以。”

    莱纳德想了想,点头:“不管是什么管理层,都怕被扣上任何歧视的帽子,那样就代表他们有丢工作的风险。”

    “那太好了。”

    佩妮惊喜道:“赶紧这么办吧。”

    “我先给亚当发个短信。”

    莱纳德摇头道:“先看看他怎么说,能不能搞定塞伯特校长他们。”

    “也是。”

    佩妮点头:“不提拉杰什飞回去的费用,就说他往恒河里泡那个什么有毒白色泡沫澡,也太危险了。”

    “不是。”

    莱纳德摇头:“我担心的不是拉杰什能不能适应恒河有毒白色泡沫澡。

    相信我,他能早适应了,顶多就是离开时间久了,一开始拉个肚子罢了。

    我真正担心的是亚当不同意。”

    “为什么?”

    佩妮不解。

    “亚当讨厌这种动不动就拿歧视来当武器的行为。”

    莱纳德解释道:“特别是无中生有的歧视,更是被他视为歪门邪道,我可不想惹他不开心。”

    “这样啊。”

    佩妮恍然。

    “他回了。”

    莱纳德发过短信,很快就收到了亚当的回信:“你看,他说了先等等,他会出面劝解的。”

    入夜。

    “怎么样,怎么样?”

    亚当到了TBBT4A公寓时,莱纳德立刻迎了上来,眼巴巴的望着。

    他比谢尔顿更担心这个严重的后果。

    “不好办。”

    亚当皱眉:“你们这次是真的搞大了,换成在私下里,有我出面,这事也就过去了。

    但是偏偏谢尔顿直接将视频传到了YouTube上,还搞成了全网热点,让塞伯特校长他们丢脸丢大发了。”

    “我已经让谢尔顿删除了视频。”

    莱纳德苦笑道:“但是视频已经彻底传开了。”

    “算了。”

    亚当的确有能力夹掉这条视频,但为了这种事情就暴露出他有夹总的实力,很不值得。

    而且这种大招威力越大,反弹的危险也越大。

    如果在全网热议之前,直接夹掉,会很简单。

    但现在已经成为了热点,还去夹掉,美剧世界可从来不缺阴谋论者,更不缺作死之人。

    要是被人揭露,不仅名声受损,还有可能被有心人盯上,以后自己有事再想使用这一招,那就不仅没有奇效,反而起反作用了。

    “谢尔顿先停职休息,什么时候塞伯特校长他们的气消的差不多了,我再劝劝他们。”

    亚当打定了主意,暂时不使用他用金钱和人脉造就的夹子。

    “我不要停职!”

    谢尔顿还不干了:“这不是我的错,都是克莱皮克的错!

    是他先让我在全国人面前丢脸,是他带着塞伯特校长他们过来,都是他的错!”

    “他也会被停职!”

    亚当也认可关于巴瑞·克莱皮克的问题,说道:“只不过你的确惹到塞伯特校长他们了,而且非常严重。

    停职反省是必须的,而且在此之前,你们要录个道歉视频发布在网上,态度要真诚。”

    “那我们呢?”

    莱纳德急道。

    “你们和谢尔顿一起道歉。”

    亚当摇头道:“然后再去和塞伯特校长当面道歉,这事也就过去了,毕竟你们是无心的。”

    “好,好!”

    莱纳德连忙答应。

    他可不像谢尔顿那么头铁胆大。

    “要不我还是回平和之国,沐浴在母亲河里,拍个道歉视频吧?”

    拉杰什弱弱道:“不然我总感觉有点担心。”

    “随便你。”

    亚当看了他一眼,点头:“反正你也要回家。”

    拉杰什虽然在加州工作,也一向吐槽嘲讽自己的祖国,但也不是真的从来不回家,每年他还是会回去几次的。

    反正他有钱,而且大使馆也不会为难自家人,不会一回去就重新要签证,甚至直接不给签证了。

    亚当感觉塞伯特校长他们这次的愤怒不是开玩笑的,短时间肯定摆不平,也就不介意多个备选方案。

    原时空中,这事不了了之,事后谢尔顿他们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但那是喜剧式的写法。

    嬉笑的后面,肯定发生了什么,才让这事过去。

    不然堂堂大学校长和董事会董事被这么恶搞,还被传到网上成了热点,被所有人嗤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没发生,就随随便便过去了?

    几天后。

    拉杰什的视频发了过来。

    只见人山人海中,他站在恒河里举着手机自拍,河水里全是白色泡沫,镜头扫过上游,不断有白色泡沫顺流而下。

    拉杰什一手持手机自拍,一手捞起白色泡沫往身上抹,嘴里嬉笑道:“欢迎来到平和之国的太阳神节,希望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能感受到平和,忘记纷争……”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