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黄浦江畔浦东情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容子     编辑:史佳林     2021-11-28 15:42 | |
咪乐|直播|平台 官方下载 通过“四个一”活动的开展,进一步提高了居民们的防火安全意识,也让社区宣传大使切实发挥了社会宣传作用。

  1

  暮色中,来到延安东路外滩的过江摆渡码头。黄浦江畔,人们来去匆匆。

  天际线上的乌云压得很低,江岸阴沉。随着渡口的铃声响起,上船的门打开了,从浦西前往浦东的下班人群蜂拥而入,不少人推着自行车一起登上了渡轮。我虽然家在浦西市区,但这天下班后要去浦东看望从外地来沪的老战友,便随着人流上了渡轮。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1985年秋的事。

  “呜……”渡轮起锚,朝着黄浦江的对岸驶去。站在船舷一侧,顿觉江风迎面而来。身后的浦西灯光闪烁(仅是闪烁而已,那时称不上“灯火辉煌”),而前方的浦东黯淡无光,什么也看不见。

  渡船在浦东陆家嘴渡口靠岸,随着人流走出码头。人们很快四散,周围安静了下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未见码头有像样的建筑,倒是看见一座座等待装运的小“煤山”。乘公交车前往战友家,还算方便,不远。沿途望着窗外,听到远近传来犬吠,觉得好像到了僻静的乡下,朦胧中的景致与浦西完全不同,似有天壤之别。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浦东土地,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战友的婆家在东昌路附近,如今那里属于繁华的陆家嘴新区,可当时的街区实在与“繁华”搭不上边。战友婆家的房子是过去留下的老房,楼上楼下,比起浦西人家的住房条件要宽敞,家中收拾得很干净。我和战友在部队是好友,已有10多年未见,见面后很开心,有说不完的话。她的婆婆善良朴实、和蔼可亲,按照浦东人家的待客之道,做了“四碗四碟”招待我,让我今生难忘。

  因为我的孩子还小,当晚寄托邻居照看,我不放心,和战友匆忙见过一面,又乘摆渡船返回浦西。那晚来去浦东,月色苍茫,江风拂面,记忆犹新。

  大约过了一年,战友从外地转业回到上海,工作单位就在浦西外滩的外贸公司大楼里。她丈夫的工作单位在浦西延安中路上的仪表局,离我家不远。他们两口子每天乘渡轮往返浦江两岸,来往于浦西和浦东。得知我丈夫在北方工作还未调回上海,我一人又工作又带孩子,生活中碰到不少困难,战友委托她丈夫经常利用午休时间到我家看望,帮我修理家中的水龙头和水管之类,有时给我捎来些浦东的新鲜蔬菜。

  这年国庆节放假,战友全家邀请我带着孩子去浦东做客,晚餐后送我们回到浦西外滩一起观灯。这样,我和孩子再次来到浦东人家,与他们全家一起吃了国庆家宴,又一同乘渡船返回浦西。在渡船上,我抱着孩子从浦东一侧眺望浦西的夜景,只见国庆夜晚的外滩霓虹灯大放光明,绚美灿烂。孩子兴奋地拍着小手,欢呼雀跃。晚间摆渡过江,江风习习,从幽暗的浦东向灯火辉煌的浦西前进,一江之隔,恍若隔世。国庆夜晚的情景,至今留在记忆深处。

  2021-11-28,第一条延安东路江底隧道开通,大大方便了往来浦江两岸的交通。但许多人还是习惯摆渡过江。

2

  时光到了1996年,第二条延安东路隧道开通。

  这时,距离我第一次到浦东已有10年了。浦东已于1990年4月正式开发开放,正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年国庆前夕,我陪着外宾从外滩观赏浦东一侧的夜景,东方明珠电视塔已建成,成为浦东陆家嘴的重要标志,也是上海的重要地标建筑。夜晚的游轮从黄浦江面驶过,江岸对面的大广告牌五光十色,从前幽暗的浦东此时已灯光四射。

  陪同外宾从新开河外滩游船码头出发,乘坐浦江观光游轮观赏两岸风景。站在游船甲板上,想起10年前第一次到浦东见到煤码头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成功,失败,浪里看不出有未有。爱你,恨你,问君知否,似大江一发不收,转千湾,转千滩,亦未平复此中争斗。又有喜,又有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仍愿翻百千浪,在我心中起伏够。”

  游船上传来电视剧《上海滩》的插曲,月色苍茫,让人忽然有些怀旧。

  1997年,浦西过江渡口改至金陵东路码头。1999年浦东撤销原陆家嘴渡口,保留东昌路过江码头。上海滩的新故事在发生着、延续着。

  我丈夫早已调回上海,孩子也长大了。老战友的丈夫已调浦东新区政府工作多年,他那慈祥的老母亲去世了,他们一家原来的老房已拆迁,分了新房搬到梅园新村,新家装修得很漂亮。

  多年后,当我陪同外宾站在浦东一侧的滨江大道上眺望浦西外滩时,告诉外宾们上海的种种变化:交通干线四通八达,城市建设蒸蒸日上,浦西外滩金融街和浦东陆家嘴金融区已被环路光纤光缆连接成最发达的国际大都市金融通信网,外宾们无不发出赞叹,他们对上海的认识从此开始。

  认识上海,首先从外滩开始,了解上海,似乎也从外滩开始。百多年以前,上海外滩只是黄浦江西边的一片杂草、芦苇丛生的荒滩,沿江只有一条纤夫们艰难行走的小道。然而,自二十世纪初开始,“外滩小道”逐渐成为上海城市的标志性区域,作为“远东第一金融街”而闻名遐迩。外滩建筑风格迥异,造型别致,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群”。

  上海外滩,许多中国人和外国人对它并不陌生。长长的防汛堤上,观光客络绎不绝;夜幕之下,一对对情侣携手漫步。浦西一侧,金融街的万国建筑群就像一首散佚在霓虹灯下的诗,向人们吟诵十里洋场的老故事。浦东一侧,东方明珠电视塔和国际会议中心的风景线,构成一幅现代画,向世人展示着上海改革开放的今天。一江春水向东流,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带着岁月的痕迹,沿着外滩一泻而下,奔向大海。我不知多少次来到外滩眺望浦东的变化,又不知多少次站在浦东向外宾讲述外滩的故事。

3

  时光穿越到2005年,又过了10年。

  我所在单位的总部已从浦西搬到浦东,位于陆家嘴世纪大道上的新办公大楼。我每天往返浦东和浦西,在浦东上班,成了新浦东人。

  国庆前夕,世纪大道街边鲜花绽放,每座大楼都窗明几净,彩旗飘飘。高大时尚的陆家嘴,无论从空中航拍朝阳升起的时候,还是黄昏凝望楼宇背后的晚霞落日,我都会为浦东的发展变化感动不已。

  在浦东,我曾和上海技术团队与外国大企业一起研讨智能大楼建设的项目;我曾和同事们一起推进国际先进水平的无线技术网络;我曾接待过出席APEC部长会议的政要和外国记者……我曾在金茂大厦开过会,曾在香格里拉饭店吃过饭;见过我国第一个海缆登陆站(南汇登陆站),也见过南汇大团的桃花开……浦东,曾留下我多少足迹和记忆。

  虽然那时我已有了私家车,可以方便地驾车通过江底隧道来往浦东,也可以搭乘地铁自由地穿梭于浦江的东西两岸,而我总是想起当年延安东路的过江码头,想起曾经月色苍茫的陆家嘴渡口,更会想起最初去过的浦东人家。

  几十年过去了,我的老战友已退休。很可惜,她的丈夫(当年帮助我修理水龙头的好心人)没能熬到退休,在一次会议上突发心脏病,讲着话头一歪就过去了,为了浦东的发展操心劳累,鞠躬尽瘁。我从浦西赶到他们浦东的新家,帮助料理后事,无法抑制难过的心情,陪着好友掉泪……浦东人家,你们在我的记忆深处饱含着挥之不去的深情厚意。

  又过10年,到了2015年,这时浦东早已今非昔比,更加让人刮目相看!

  大桥横跨浦江两岸,陆家嘴摩天大厦高耸屹立;金桥保税区蒸蒸日上,张江科技园日新月异;世博园区中国馆红色不褪,东方艺术中心人文荟萃;乡镇遍野似花园,临港新城鱼虾鲜……寒暑几十度,倏尔三十多载,“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时代已一去不返!

  如今我也退休了,根据政策规定,现在我的人事档案保存在原单位所在地档案局的档案馆,所以我虽居住浦西,但我的人事档案存放在浦东档案局的档案馆,我也算是“浦东人”。退休后,我开始写作,承蒙浦东作协文友邀请,我写下这篇纪实散文留作纪念。

4

  老上海,十里洋场灯红酒绿;大上海,高楼大厦车流如织;新上海,浦江两岸世纪新貌。多少蔷薇夜来香,多少老歌唱不完,月色苍茫黄浦江,忘不掉摆渡过江的老码头,挥不去浦东吹来的世纪风。陆家嘴的霓虹灯啊,让我在滨江大道望长堤,一望再望,江水流,奔流不息入海洋。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象征地,如果这个象征地的审美价值能与国际上大多国家的审美观一致,它的感召力就更强。

  穿越大都市的河流是各国人民审美价值曲线上的一个共同点,黄浦江由于它厚重的文化底蕴和杰出的代表形象,成为上海最主要的象征地。在上海讲述黄浦江和浦东的故事,我感到是这座城市的魅力感召。浦东开发开放三十年来,它的象征力量对于新时代的上海来说,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容子)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