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212章 古战场

咪乐|直播|ios版本 这里是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净土,不被时光打扰。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戴金和他的寻宝队伍,因为神灾的出现,全身就如同筛子般的疯狂的颤抖起来。

这家伙的威名与恶名,实在是太如雷贯耳了。

最重要的是,在圣域里面,很多人都是狐假虎威,仗着有殿长在身后撑腰,便为所欲为,但是其实那些家伙们都是绣花枕头,只不过是狗仗人势罢了,可是神灾,他是为数不多,即便摘掉了‘殿长庇护’头衔,依然能够让人心生胆寒的人。

“想必,这里,就是深海地窟了吧。”,神灾问道。

恩恩,戴金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又疑惑“你怎么知道关于深海地窟的事?”

我怎么知道?

神灾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嘲讽

“怎么,我不能知道?要不要我给你写份报告,把我们圣域的情报网的故事从头到尾给你讲一遍,然后交给你来审批,你审核完毕后,这件事情我才能够知道啊?”

倒……倒倒倒……倒也不是,戴金直接紧张的结巴了起来。

可是下一秒,神灾全身带着一股银色的烟雾移动过来,一拳重击在戴金的身上,将他打趴下后,神灾又狠狠的踢了几脚。

戴金痛的在地上抱着脑袋不断的求饶“别打,别打,我错了。”

“你是个什么阿猫阿狗,我出现在哪儿,我做什么事情?”

我用得着跟你这种底层蛆虫来交代和汇报?

“错了,知道错了,求您饶命,求您饶命。”,戴金立刻跪在地上,卑微到极点不断的搓着自己的双手,神灾低下头看着他,伸出手,不断的抚摸着他的脑袋,而后,只看到神灾眼神中的那份凶狠感越来越强烈。

右手的手掌直接爆发下来一团恐怖的银色烟雾,将戴金的全身都包裹住。

浓烟中的戴金用力的深呼吸着,但是只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

“求你…”,他到死前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伸出手抓住神灾的皮鞋,但是,在浓烟中,他的身体被不断的腐蚀着,很快,整个身体变成了甲板上面的一滩脓水。

旁边的水手们全部都纷纷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后,神灾只是微微的打了一个响指。

“虚空饲料。”

“刹刹刹。”,一道道银色的裂缝在虚空中不断的劈裂划开。

接着,其他的水手们被虚空裂痕不断的吞噬了进去。

随后,神灾跳跃到了桅杆上面,双手张开…、

“轰…”,身后的空间中,圣域的浮影直接爆发而出,千百浮岛的幻影中,只看到殿长御剑乘风,穿梭在圣域之中。

剑神界·启!

神灾双拳紧握,紧接着只看到苍穹中风云不断的卷动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海面上亦是如此,而后,天海之间的巨大漩涡中,各自出现了一把长达百米的巨型剑光,一上一下,纷纷的碰撞到神灾的身体上面后。

神灾一个响指,一把碧蓝色的光剑,悬浮在他身边。

“刷刷刷…”,光剑围绕着他,又旋舞了几圈。

一重剑神·断海。

神灾悬浮到天空中,身边的光剑进入了他的身体中后,他张开手掌,“轰…”的一声爆响,一把长达百米的巨型光剑幻影从他的手掌中爆发而出,紧接着,只看到光剑在海面中,将海水不断的分割撕裂开。

很快,海床露出,海底的泥沙露出。

光剑朝着前方继续斩裂,一条宽达两米的海床通道出现,两侧的海流全部都升腾起浪,不断的涌动着,包括着寻宝团的那些人。

神灾看到了深海地窟的入口后,从寻宝船上面跳跃了下去,踩踏在海床上,一步步的靠近着。

(注:神灾只是使用了一重剑神的力量,他的实力早已超越一重)

一个响指,从两侧的海流中,其他的人全部都被虚空之力推动了出来,神灾问道“发现了什么东西了么?”

“我们释放出去了一条黑尾人鱼,正在看看地窟的情况。”

真是弱者呀。

居然还在用如此土鳖的办法。

神灾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失望至极的表情,一挥手,银色的虚空气浪如同刀锋一样,“擦擦擦”的几下斩裂声中,将几个寻宝人统统的杀掉,随后,站在了深海地窟的入口。

几乎没有停顿,直接垂直跳跃了下去。

“嗖嗖嗖…”深海地窟中,神灾不断的坠落。

到达百米位置的时候,恐怖的气压已经在银色的钢铁西装上面震出一条条的裂痕,再往下,地心压力让神灾的西装直接爆裂成了粉碎的破块,钢铁头盔炸裂开,露出了神灾丑陋且全部都是烧伤疤痕的脸庞。

两百米,神灾还在坠落…

我的天,这里,到底有多深?

越来越深中,神灾的皮肤上面,也开始出现了一条条撕裂的口子,但是他毫不在意,只顾着不断的坠落着。

三百三十三百米,伴随着一团淤泥澎湃的爆发出脏兮兮的浑浊烟雾…

神灾落地。

这里根本不是人能够涉足的地方,通体漆黑无比,而神灾的身体,也被淤泥不断的吞噬,直到淤泥没过他的脑袋,将他的身体彻底的吞噬不见。

剑神界消散,被割裂的海水重新的从左右冲击在一起。

起起伏伏的波涛海面上,布满了寻宝人的尸体。

寻宝船在海面上摇摇晃晃着,很快有海鸥过来,啄食着死亡的尸体。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世界,第七号传说之地,未知海域。

海底,古战场…!

有大量的阳光穿越了海面,照耀了下来,而被淤泥吞噬的神灾,此时此刻随着空间的一个颤抖,从上空缓缓的降落了下来,他猛然的睁开眼睛,然后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

这里,依然是海底,但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庇护,可以呼吸。

他降落在了铺满了古铜色地砖的海底,捏爆了一颗银皇后的种子后,银色的钢铁西装如同盔甲般的“锵锵锵”的穿戴在他的身体上,这里,很显然是一个战场的遗迹,四周的地面上,刺入着很多很多的刀剑。

神灾拿起一把剑,哪把剑刃所穿透,已经化成了白骨的尸体,顿时变成了光晕消散。

随后,神灾手中的这把剑,也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铁锈,只剩下剑柄。

剑柄上面雕刻着一个字:云。

从古战场中走过去,前方是一座很高的阶梯,九十九层阶梯。

阶梯之上,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的四周,是四根巨大的石柱,石柱上面雕刻着四只巨大的战隼,展翅欲飞,栩栩如生。

“哒哒哒…”

神灾踩踏着阶梯一步步的上去的时候,突然头疼欲裂。

他赶紧停住,闭着眼睛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睁开的时候:

“杀!!!!!!”

“为了王族而战!!!”

在阶梯的四周,大批大批穿着黑白铠甲的战士们冲锋着,很快,战士们全部都冲锋到王宫门口,随着一大群齐齐的呐喊声中,一扇扇的盾牌一字排开的放在了地上,但是下一刻,神灾的身后,也响起了冲锋的声音。

“咚咚咚!”,一个个超大型的木偶正在奔腾着。

木头的上空,鬼杀提着牵丝线,在一个个木偶的脑袋上面飞速的蹦跳着。

冲锋的速度越来越快。

巨型木偶从神灾的身体中穿梭了过去,但是下一秒…

王宫周围的四根石柱上面,四个巨大的战隼竟然活动了起来,它们齐齐的抬起头,仰望着天空,紧接着,从石像战隼的石瞳之中,一条条的射线不断的冲锋出去,在天幕中纷纷的炸裂开。

云层被冲击开来,在天幕中,一声震撼寰宇的声音响起。

“哗啦啦…”

先是大片大片的冰雹从天空中不断的降落下来,紧接着,凛冽的狂风呼啸而至。

狂风中的风刃,将鬼杀和巨型木偶之间牵引的牵丝线纷纷的斩断。

下一刻…

“啾!”,在一声震撼战场的鸣叫声中,一只巨大的鸑鷟从苍穹中展翅飞舞了下来,鸟背上,剑神夏末傲然站立,紧接着,鸑鷟双翅一个扇动。

“刷刷刷…”,顷刻间,只看到无数半月弯刀般的风刃飞舞在天空中。

将鬼杀跟巨型木偶链接的牵丝线全部都斩。

下一秒,夏末从鸑鷟的头颅上面跳跃到天空中,双脚在天空中“砰砰砰”的踩踏出七星步,七星之间,连接着一条光线,紧接着,随着七星的闪烁,“呼…”的一声,一把天蓝色的战剑从七星图中爆发而出。

(注:夏末与夏影都有很多把剑,看时机和对手强弱而使用,只不过最常用的是夕阳)

紧接着,夏末将剑刃拔剑而出,同时一脚将剑鞘狠狠的踢飞了出去。

坠落冲击下去的剑鞘不偏不倚的,正好狠狠的冲击在了鬼杀的胸膛上。

他捂着胸膛,吐出了一口鲜血。

“万剑星辰·追沐-剑光凛凛”

夏末一剑舞动,顷刻间,无数的星光在身边的虚空中不断的扩散开,下一秒,星光化作天蓝色的剑气,如同崩山之洪流般,从天幕中大片大片的斩杀过去。

冲锋的阶梯上面,星光剑气将无数巨大木偶纷纷的划开、或斩断。

一时间,巨型木偶不断的碎裂,纷纷的倒在了地面上。

鬼杀这边被挡住的时候,他的身后,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爆发出巫力:

“以枯藤为灵,唤棺中之魂。”

“以白骨为引,铸巡夜之人。”

白骨树,起!!!!

只看到麻婆双掌狠狠的一个拍打,顷刻间,四面八方的树藤在大地之中疯狂的冲击着,随后,一个挂满了人头的树冠撑开地面,将麻婆顶起来,而树冠之下,是一株巨大的黑树,黑树的树皮上面,全部都贴满了一个个无头的尸体。

高达百米的白骨树在王宫下方形成,随后,巨蟒般粗壮的树根周围,一个个漆黑的树洞中,爆发出幽界的光芒。

“杀。”,麻婆一声令下。

“嘶嘶嘶…”,战马呼喊,幽光闪闪。

“轰…”一声冲腾之声响起,只看到叶天澜骑着战马,披风飘扬,第一个从树洞中冲锋出来,而白骨树周围的树洞中,一个个的无头骑士“轰轰轰”接连不断的冲锋了出来,以叶天澜为首的无头骑士群冲刺上了阶梯。

而后一路疾风前进,上了阶梯,冲刺到王宫之前。

“咚!!!”,战马的马蹄狠狠的踩踏在盾牌上面。

盾牌后方的战士们顿时胳膊破裂,鲜血喷涌中,无头骑士们挥舞着手中的黑剑,一剑横扫,寒光闪闪的剑锋中,盾牌被一剑劈裂的断开。

正当王宫门口的守卫顶不住的时候,一声震慑四方的狼哞声响起。

宫殿的门打开,人未到,一只身躯超过数十米的巨狼幻影,率先从宫殿内夺门而出,狼影之中,只看到一人迅速的奔腾,一边跑,一边舞动着拳头,不断的轰击在无头骑士身下的战马上,被拳头击中的战马纷纷的吐血,马蹄一软,连带着上面的骑士们一起,纷纷的摔倒在了地上,随后,那人一个蹦跳,冲刺到天空中。

此人赫然是白夜国的国之大将之一——狼帝·柳风烈。

他飘舞在天空中,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

“擦擦擦”斩裂空气的声响中,只见一道道的血色爪印不断的在天空中频频闪烁,下方的无头骑士们纷纷被斩于马下。

但是,王宫下方的白骨树的树洞中,依然还有无数的无头骑士们纷纷的蹦跳出来。

柳风烈从天而降到地面上,身体上如同钢针般的鬓毛飞舞而出,刺入地面中。

“嗜血狼群。”

“唰刷刷。”,刺入大地的鬓毛带动起无数的血色漩涡在地上卷动。

紧接着,从漩涡里面,一头头龇牙咧嘴的血狼们纷纷的移动出来。

柳风烈一声怒吼,狼群们奔腾而上去,和前方无头骑士们的战马群战斗在一起。

血狼扑腾、撕咬、铜头铁背,咬的战马痛吼、上面的骑士们被它们扯落下来。

而无头骑士投掷着战斧、舞动黑剑,斧刃的寒光和剑刃的冷光交织在战场中,一头头的血狼被斩断脖颈,狼头在地上不断的滚落。

骑士跟血狼的战场中,剑神夏末同样飞舞在战场中。

他的双脚在无数的骑士脑袋上面飞速的点来点去,而后来到了骑士队伍的后方,一剑横扫,天蓝色的剑气从山倒下的扩散下去,将无数战马的马腿纷纷的斩断。

随后,只见夏末纵身飞跃而起,从王宫上方朝着麻婆攻击过去。

“血之藤。”

麻婆双掌一拍,身后的一根根白藤就如同扭动的蛇群般,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夏末双手背在身后,周身萦绕着层层斩杀力极强的剑气。

剑气纵横,霸气斩杀,无数的白藤纷纷的爆裂开。

夏末一掌朝着麻婆冲锋过的瞬间,从麻婆的身后,一个和夏末竟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将麻婆拉扯到一旁,右掌跟夏末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嘭…”

两人一个对掌后,纷纷的后退了一下。

“君千年!”,落地后的夏末低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改变未来。”

“过去无可挽回,未来可以改变,白夜国不需要那样黯淡不堪的未来,你与其在这里扮演着英雄般的角色,还不如好好的想一想,怎么去面对铁三角骆孤城他们。”

道不同,不相为谋,夏末一脚踏地,无数的飞剑从大地之中刺破地面冲刺出来。

夏末右手一个推动,剑刃如卷动的洪流般,带着剑鸣的破空声响朝着前方爆发过去,而君千年则是双手一个拉扯,一根根的皮影割杀线爆发而出的时候,傀儡影殷氏从天空中猛然的降落,殷氏双剑之腿一个踩踏地面,冲刺过来。

“当当当…当当当…”,殷氏双手的古剑不断的舞动着,将夏末爆发出去的剑刃全部都绞裂成粉碎,随后冲刺到天空中,猛地俯冲了下来。

夏末举起万剑星辰一个抵挡。

剑刃跟古剑碰撞的刹那,万剑星辰直接被斩成了粉碎!

神灾的脑袋一个剧痛,眼前,所有的画面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阶梯的尽头,眼前,是一座残破的王宫,而王座上面,坐着一个身体上面长满了螺丝和青苔枯骨,枯骨的双手握着两把战刀,一把通体紫色,一把通体纯白。

这就是…零号武器天枢和灵墟吗?

神灾可以肯定,刚刚自己看到的一切,应该就是毁灭白夜国的那一场“极昼之战”的一些片段,而且这个片段还是卡在中间的,前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进攻皇宫,他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到底死了多少人,到底参战的有哪些人,他也不知道。

掐头去尾的,理解起来,真的是烦人啊。

但是应该是白夜国战败了,因为如果赢了的话,这个国度也不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神灾当然不知道。

他伸出手,将天枢和灵墟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很快,两股凶恶的刀灵气息顿时从战刀上面逼来,而随着双刀离开了国王,整个王宫也开始消散成一缕缕的轻烟。

“虚空·吞噬。”

神灾连忙伸出手,爆发出一团浓烟,将本来要消散的海底遗迹全部都吞噬都了自己的虚空中,这一吞噬,气压顿时从四面八方涌动过来。

神灾连忙出海,然后定位了一下自己,无奈的感慨道

“我怎么飘到太平洋来了。”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