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业 > 正文

华晨陨落的3宗罪

2021-12-09 04:32:24大公报 作者:宋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咪乐|直播|会员 ”参加执法检查的蔡龙飞告诉记者。

  “有钱的开宝马,没钱的开中华,想赚钱的开金盃。”这句出自华晨集团原董事长祁玉民,曾让无数员工引以为傲的宣传语,随着华晨深陷破产风波而成“明日黄花”。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资金链断裂、债券违约等问题不断曝光,华晨无疑成为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汽车巨头。今年3月31日,旗下子公司华晨中国(01114)因未能及时发布去年业绩而停牌,7月初,被港交所从市场波动调节机制证券名单中删除。从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国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母企,到如今破产重整,业内人士认为,产品体系混乱、过度依赖合资、缺乏核心技术是华晨汽车陨落的“三宗罪”。

  “华晨集团坐拥1700亿元(人民币,下同)资产,负债1200多亿,负债率在70%左右。因此作为一个生产经营型企业,负债与资产也相对合理,资产负债率处于行业中等水平。”去年9月,刚刚履新的华晨副总裁齐凯坦言,短期内确实面临一些流动性问题,但债委会的成立将帮助华晨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目前,对于华晨而言是危中有机。”齐凯一边向媒体解释资产负债的合理性,一边向市场输出提振自主品牌销量的信心。然而,“机”迟迟未到,“危”却接踵而至。

  自主品牌一直亏损

  一个月后,华晨因未能按期兑付规模10亿元的私募债券“17华汽05”,而发生实质性违约。去年11月20日,沈阳市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格致汽车对华晨的重整申请,华晨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截至今年5月,其破产重整进展公告显示,管理人共接收5986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金额合计为536.73亿元,其中管理人初查确定金额达391亿元。

  辽宁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华晨长期经营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自2006年起,华晨连续15年稳居沈阳市纳税企业第一名,纳税额甚至一度比沈阳纳税十强总额的一半还要多。但事实上,所有的光环和荣耀都来源于宝马,而非华晨。

  然而在祁玉民看来,对于底子太薄的华晨来说,有“拿来主义”就够了,这也让华晨自主品牌板块失去了翻身机会。财报显示,2019年华晨营收40.27亿元,税前利润高达62.92亿元。但事实却是,若剔除宝马的利润贡献,华晨淨利润要倒亏10.64亿元。

  失去华晨宝马掌控权

  不过,随着持股比例放开政策落地,华晨集团与宝马的平衡局面也被打破。2018年10月,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持股比例合作关系,前者作价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持股比例升至75%,这意味着华晨集团已然丧失对华晨宝马的控制权。有业内人士指出,在自主板块羸弱的情况下,失去对“利润巨头”华晨宝马的掌控,将让华晨集团面临利润分成减少的风险。

  祁玉民曾说:“我梦想有一个产品,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大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出来了?”

  然而,整合资源无法整合到核心竞争力。时至今日,这种对于自主研发的认识都没有被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车企所采纳。没有了自主研发核心竞争力的投入,也为华晨后续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业内人士指出,华晨的主要问题在于没有核心技术,虽然一直用“宝马发动机”作为营销噱头,但随着国内车企加大自主研发投入,华晨却始终缺乏自主研发能力,最终被市场边缘化。

  意识到自主板块缺位的华晨,已然准备实施一系列改革,希望到2025年形成整车195万辆的年销售规模,并将此前的多元化战略转变为“聚焦主业、收缩战线”,同时进行自上而下的管理架构调整。然而,长期遗留的问题频频爆雷,最终没有让华晨等到战略转型的那一天。

  曾花三年多时间、斥资26亿元研发的华颂,尽管采用了宝马发动机,却也难免夭折的命运。记者发现,“华颂7”在2017年之后便不再推出新款,在二手车市场里几乎全新的车况,叫价8万仍无人问津。

  对产品定位产生误判

  “华颂这个品牌自从面世后就一直销量低迷,2019年前四个月‘华颂7’甚至只卖出去9台。”时任华晨集团中层领导的李生坦言。事实上,早在2015年华颂刚一亮相,就频遭市场诟病。在一些车评人看来,这款车外观高度效仿别克GL8,内饰设计简单粗暴毫无美感,保值率低。“更要命的是定价,‘华颂7’的顶配车型价格高达28.77万,入门车型也达到了23.77万。对于一个毫无品牌影响力,设计又一塌糊涂的车型来说,这个定价足够死亡。”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委会专家颜景辉直言,从华颂品牌车型推出后的低迷销量可以看出,华晨对产品的定位产生误判。此前,华晨依靠价格战策略在短期内增量,但也给消费者留下产品定位中低端的印象,为后期发展埋下了隐患。

  不仅新品牌出师不利,2015年华晨先后推出的中华V3、中华V7两款车型也相继失利。中华V7上市时,华晨汽车拉上宝马背书,但依旧未能扭转困局。数据显示,2019年,华晨金盃销量仅为4.1万辆,同比下滑高达82.36%;华晨中华销量也仅为2.53万辆,同比下滑78.29%。

  “华晨汽车最大的问题是在自主品牌的发展中,没有获得有效支持。尤其是在轻型客车市场,过去金盃表现一直很优秀,但在法规的要求下受到了比较严重的冲击,导致其市场优势迅速萎缩,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华晨汽车的商用车板块没有得到有效发展,没有赶上发展红利,而乘用车又进入了瓶颈,自主品牌的发展没有把握住市场机会。

  在资本市场上,华晨曾计划诸多方案,包括新增上市平台以及整体上市计划,但至今都未能实现。作为曾经“中国轻型客车第一”的金盃,以及曾媲美国际品牌的中华,在欠薪、停产、放长假等消息传出后,逐渐悄无声息。

  中证监细数华晨五大违规行为

  ●披露的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涉嫌存在虚假记载

  ●涉嫌以虚假申报文件骗取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核准

  ●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披露的文件涉嫌虚假记载

  ●涉嫌银行间债券市场信息披露违法

  ●涉嫌未按规定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隐患日积月累 债券违约引爆危机

图:华晨中华汽车公司门前杂草丛生无人打理。

  曾经的千亿级汽车巨头,还不上百亿级的私募债。曾担任华晨集团中层领导的李生认为,产品体系混乱、缺少支柱车型、过度依赖合资、大批人才和经销商的逃离……这些“大国企通病”日积月累,才是导致华晨衰落的罪魁祸首。

  在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看来,华晨的问题由来已久,尤其是举债较多,是随时可能被引爆的炸弹。“华晨汽车债券的配额和期限是错综复杂的,就像连环套一样。华晨汽车前期借了不少债,一旦有一笔没有按时兑付,就会影响后续的债券兑付,最后总会出问题。”

  多家机构认为,华晨在债券违约前后将核心资产──华晨中国股权转让,有“恶意逃废债”的嫌疑。国开证券指出,华晨集团“在存在多项大额可变现资产的情况下,先通过转让核心资产并将上述核心资产以对外融资名义设立质押保护,同时隐匿转让及融资所得,而后向法院申请破产以利用破产程序逃避债务履行,其利用破产程序逃废债务的目的也很明显。”

  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华晨汽车的重整大概率是债务的重整,减少企业发展的负担,进而轻装上阵。“同时,华晨汽车也想引入辽宁交投这样的外部资源和资本,从而使企业在更大体系内得到更好发展,盘活资产,使其资产负债率得到有效平衡。”

  拥四家上市公司 市值超400亿

  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晨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总部坐落于辽宁沈阳。华晨集团在辽宁、四川和重庆建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2家发动机生产企业和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华晨中国(01114)、新晨动力(01148)、金盃汽车(600609)、申华控股(600653)四家上市公司,市值合计426亿元人民币。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旗下有中华、金盃、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销售终端流失 厂家甩卖库存

图:沈阳仅存的几家华晨汽车4S店已鲜有顾客光顾。

  经销商离场、4S店关张……早在华晨爆雷前,这一切就有迹可循。一直以来,华晨集团高层对自主品牌销量下滑的解释是,在渠道和品牌力方面存在短板。“因为市场运作跟不上产品,网络体系比较脆弱,不能对现在的销售目标提供支撑。”

  “中华欠我们公司的钱,大概从三四年前开始,就没有按时结款。我们公司的人总去要账,早些时候还能要点钱回来,中华V3销量下滑后,要钱就很困难了。”中华品牌某供应商员工王先生说。

  “两年前我就从华晨的4S店离职了,那时候的销量就特别差,甚至好几个礼拜都卖不出去一台车。”曾任华晨汽车某4S店销售经理的牛恩来直言,早在爆雷前,自己所在城市的华晨中华经销商就都退网了,一家4S店也不剩。

  从去年冬天开始,华晨自主板块的汽车开启了“厂家直营”模式。由于生产线停产,所售的库存车几乎全部以五折的价格“清仓甩卖”。“现在街上除了出租车,已经很少能看见中华的轿车,金盃面包车更是看不着了。”开着中华牌出租车的廖师傅一声叹息,“这么大个厂子,没想到沦落到如此惨况。”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